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所有的cookie。如果您想详细的了解我们如何使用cookie,请访问我们的 《隐私政策》

致敬女创业者,我们采访了三位医疗玫瑰 | 创观点

今天是3月8日国际妇女节,祝所有女性节日快乐!

从玛丽·居里提炼出镭,到玛丽·克莱尔·金发现乳腺癌可以遗传;从“万婴之母”林巧稚,到首位华人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者屠呦呦,无论中外,女性已经以开创性的方式推动了科学的发展。

在创新工场,我们坚定地相信,女性是科创时代不可或缺的“玫瑰力量”

在创新工场重点投资的医疗科技领域,“玫瑰力量”占据了非常重要的位置。恰逢妇女节,我们采访了三位来自医疗科技领域的女性创始人,回顾她们创业道路上的点滴,为科技创业领域的女性喝彩。

创业前,她们中有在学术领域执牛耳的专家,也有在顶尖跨国公司耕耘多年的管理者,相似的是,她们都毅然选择了创业,选择成为创新工场的伙伴

— Q1 —

创新工场:创业前在做什么?抱着怎样的信念从学界、产业界投身创业?遇到过质疑吗?

肖瑞平:2004年,我将“转化医学”的概念引入中国,在北京大学的支持下,同年创立了北京大学分子医学研究所,又于2020年创立了北大未来技术学院,担任院长。

随着国家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深入实施,创新成果从实验室走向临床应用的外部环境越来越成熟,我所秉持的“转化医学”的理念得以实践,从而促成了和其瑞的诞生。

作为和其瑞医药的创始人,我努力将实验室的科研成果推向临床应用,因此对于转化医学有越来越深的体会。这个过程一定是先有创新后有创业的过程。创新是基础,是认识世界、理解世界的过程。创业则是把原理变成产品,是探索方案、解决问题和制成产品的过程。

至于外界的质疑,我觉得不必太在意,坚持做对的事情,给更多人带去积极的影响是我的初心。当然对于善意的建议应该认真听取,但大部分时候人要沉淀下来,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坚守自己的初心至为重要。

周洋:创业前,我就职于赛默飞世尔,更早期就职于美国应用生物系统,一直从事分子领域相关工作。从业20余年的经历,也使我亲身见证了,基因检测技术的快速迭代过程,见证了 NGS 技术真正从科研走到了临床,让我看到了机会,萌生了创业想法。

心血管这一赛道的潜力并不亚于肿瘤,但被严重低估。心血管病危害严重,发病率、死亡率高,且治疗费用居各类疾病治疗费用首位,而解决问题的关键在于正确的诊断、合理的处方、精准的用药。创业至今,我们公司一直专注心血管病精准诊疗,通过基因检测技术,能够与量表诊断、影像学诊断等传统手段形成互补,有效识别患病风险,实现精准诊疗,让中国心血管病的患者越来越少。

魏东兵:创业前我就在这个行业了,在全球最大的免疫公司美天旎担任中国区的CEO。先后在外企工作的20多年时间里,我深刻感觉到中国人在外企、以及外企在中国市场的天花板。

我曾经在两家外企工作,它们几乎都是从无到有,我相信自己有十年如一日的坚持、有从无到有打造品牌的能力和眼界。同时,我创业的时候正值转化医学刚刚兴起,作为在一家国际前沿的公司沉淀八年的管理者,我认为自己的天地是非常宽广的。

当然,我也遇到过质疑,因为我之前服务的都是全球顶尖的平台,和自己打造一个平台的落差实在是很大的。无论是行业内的专家、同行,还是家人、朋友、甚至自己,都有过质疑。但我觉得只要不留退路,你就会一直想办法区为了做得更好去不断开拓。

— Q2 —

创新工场:创业的过程当中最艰难的事?让你觉得最幸福的事是什么?

肖瑞平:其实创业这个过程,让我感受到的更多是惊喜和成长。如果我老是在熟悉的科研领域里,每天做擅长的事情,也不可能获得新的知识、新的技能、新的视野。

当然,创业之路是非常艰辛的,也需要怀抱“舍得”的精神,舍得时间,舍得精力,舍得牺牲。特别是这两年,市场环境相对没有那么乐观,从融资到经营,从项目管理到团队建设,每前进一小步都需要深思熟虑稳扎稳打。

我还是非常幸运的,一路走来遇到的投资人、合作伙伴都是业内顶尖,给了我很多启发和创业指导。我们的团队也是业内一流的精英团队,所有人都朝着同一个目标奋斗努力。有幸在创业的过程中结识到很多良师益友,每天学习到新的知识,不断刷新扩大自己的认知,这是我觉得最幸运和最受益的地方。

周洋:我认为创业中最有挑战的事是从0到1的起步,并在选定的道路上全力以赴。创业初期,资本热度从无创到肿瘤,相继掀起了阵阵热潮,但在众人眼中我们却选择了相对“小众”的心血管领域。

然而,如果重来一次,我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我对这个领域有着很强的使命感。虽然创业维艰,但这也是创业的价值和意义。现在,众多头部 NGS 企业也开始关注并布局心血管领域,共同助力中国心血管健康事业的发展,这是我感到很幸福的时刻。

魏东兵:创业过程中,会有一些合作伙伴因为种种原因离开,失去这些伙伴是我认为最艰难的事。

最幸福的事情当然就是,遇到志同道合、跟我一样坚持的伙伴,能最大程度地互相帮助、愿意抱团儿去解决困难的伙伴,这是我最真实的感受。创业过程中遇到互相认同的伙伴、合伙人、有共同愿景的投资人是最幸福的。

— Q3 —

创新工场:作为女性创始人,您认为自己和男创始人相比,有哪些独特的视角和优势?

肖瑞平:虽然各有千秋,但我一直认为男性和女性没有本质差别,只要是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愿意去为之付出努力,就能够达成目标。执行力和能动性并不受性别的约束,人类对自己的要求和标准也不应当因“性别”而打上刻板标签。我们身处的行业和我们自己的团队都有很多杰出的男性和女性从业者,我们应该平等看待并尊重每个个体的闪光点,以人为镜,从与他人的沟通相处里,学到助益自己的地方。

周洋:我认为,女性拥有的“韧、忍、仁”的性格特征,是更有利于创业的。女性对于事业的情怀,是帮助我们事业发展、凝聚团队的重要推动力。

作为女性创业者,我有更强的危机意识,也更容易专注于自己的主业并捕捉机遇。在创业过程中,有时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来争取同等机会,我会很清晰地认知前进的目标,确认公司在不同时期的关键任务,带领公司扎实走好每一步。同时,快速切换生活与工作状态也十分重要。区别日常生活中感性处事,在职场中我会时刻保持理性与冷静,从不给自己贴标签,不认为自己有何不同,不惧怕与市场竞争的斡旋。

魏东兵:作为女性创始人,我觉得要最大程度地发挥自己的优势,例如韧性、缜密、调动资源的能力等等。女性创业者们非常坚韧,我觉得我们是“打不死的小强”,很少会想完全放弃,哪怕是退到最后一步,我们还是可以起来的。因为我们非常擅长发现每一个无望中的一点点希望,然后会丝毫不松懈地抓住这些希望。

女性对自我的认知和定位更清晰,不会固执追求跨越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但创业本身是艰难的,有很多必须要做、必须要坚持做、必须要花大力气做的事,所以女性创始人可能在非常早就意识到要寻找和集结伙伴,更具有团结的意识。

当然,女性的自律、对责任的意识,还有对文化、文字、品牌这些方面更加敏锐的捕捉,都是我很有体会的、让我在创业过程中受益颇多的特质。

— Q4 —

创新工场:近年来,在科技创业、尤其是医疗科技领域,有没有感受到女性力量的崛起?

肖瑞平:非常明显,正如我之前提到的,大到整个行业,小到我遇到的投资人,合作伙伴和内部团队,都有非常多的优秀女性同我一起并肩,给我这张“创业的白纸”提供了很多有益的经验和意见指导,我很感激她们的真诚和对我的认可,也很珍视这种女性之间互相欣赏扶持的力量

周洋:生物医药领域确实在不断涌现优秀的女性创业者,包括我身边的女性朋友有很多也都出来创业。她们对于所处的领域都有很深的积淀与独特认知,创办的公司发展迅猛,并不断获得风投的认可与资本助力,势头强劲。作为众多女性创业者之一,我认为,创业的过程除了事业收获外,还有对自我认知的突破。现在,越来越多女性创业者正在时代风口崭露头角,在苦与甜的创业过程中,经历自我的不断重塑。创业不论性别,巾帼不让须眉。

魏东兵:这一点是非常鲜明的。2019 年我在美国参加了 ISSCR(国际干细胞学会)的年会,其中专门有一个论坛就是女性产业论坛,让从业的女科学家、女产业人们集合在一起,共同商议我们对这个产业、对这个领域的看法。

生物科技和医疗是女性创业者比例较高的领域,虽然相对男性,女性在募资市场中的优势没那么明显,但我相信在长时间的沉淀下、在中国平等的学科教育体系下,女性人才一定都会脱颖而出的。

— Q5 —

创新工场:妇女节快乐!给医疗科技领域的女性创业者、从业者们提个建议吧。

肖瑞平:祝大家妇女节快乐,这是属于我们的节日,希望未来能看到更多女性创业者,从业者能够在各行各业,不同领域发挥自己最大的正向能量,团结起来,改变客观环境里现存的刻板印象和约束,传递更积极的影响。愿我们明媚开朗,不忘初心,砥砺前行,活成自己喜欢的模样。

周洋:首先,明确选择与定位,看清趋势和方向,创业就是顺势而为;其次,重视服务与质量,提升自身核心实力,有深度粘性的用户,会带来更多价值;最后,勇于试错,敢于尝试,给自己无限的可能。命运偏爱勇者,我们要勇于迎接变化与挑战,心无恐惧,毕竟最终塑造你的,是你走过的那些艰辛。

魏东兵:在不辱使命,坚韧奋斗的同时,有大爱地做企业、也要有大爱地照顾好自己的身心健康,做快乐的女性创业人!

Follow Us

g_img1.png

Top